首页 资讯 关注 文化 生活 综合 服务 图片 全国 在线留言

专题

旗下栏目: 专题 专访 华人 公益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来源:中国媒体新闻网 编辑:袁银龙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11-14
摘要:首先声明。本文是由,2017年11月12日晚上授课时的讲课稿改编。仅作为学术讨论。 有人说漳州军饷是中国最早的银元。究竟是那年铸造的?是谁铸造发行的?至今仍是有争议。 马定祥老师在上海的八大弟子之一殷国清,他就收藏了一枚。

首先声明。本文是由,2017年11月12日晚上授课时的讲课稿改编。仅作为学术讨论。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有人说漳州军饷是中国最早的银元。究竟是那年铸造的?是谁铸造发行的?至今仍是有争议。

马定祥老师在上海的八大弟子之一殷国清,他就收藏了一枚。他的观点是赞成郭沫若的说法郑成功铸造。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漳州军饷有三个版,为了方便钱币研究专家们把它分为ABC三种。由于这种货币没

有纪年没有记重,花押因叠写变体,变化莫测,让现代的人难以辨识。

根据研究福建地方货币的研究者把它列为道光咸丰同治年间,漳州地方政府和军方

发行的银币。这一切突然被改变了,就是因为厦门鼓浪屿郑成功纪念馆来了一个人,来了一位在史学界一言九鼎的人。

1962年10月,史学泰斗郭沫若他当时任中科院院长,为了写郑成功的剧本,参观厦门鼓浪屿郑成功纪念馆的时候。介绍纪念馆陈列的漳州军饷,带有花押,工作人员说

上面是什么字不知道,就到仓库把银币拿出来,请他鉴定,郭沫若就仔细观察了这个字。说这个字是,成功,2个字合为一变体字,在场的人都非常的激动。

郭沫若还当场挥毫题诗。故垒想雄风,海天一望中,漳州军饷在,二字属成功。离开鼓浪屿一个星期后,郭沫若来到了厦门大学召开座谈会。厦

门大学历史系的陈文松老师补充了一点,认为那个花押,也包括“朱"在内,应该是"朱成功"三个字,郭沫若同意这个看法。郑成功纪念馆就把

这枚漳州军饷银饼,列为郑成功铸造的货币。郭沫若接受纪念馆的要求,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郭沫若在1963年历史研究第一期上发表《 由郑成

功银币的发现说到郑氏经济政策的转变》,文章中论述了郑成功铸造的漳州军饷,铸造期应该在1645年一1658年之间。发表在《历史研究》1963

年第二期上,题目是,再谈有关郑成功银币的一些问题。说郑成功被赐姓国姓为朱。又说朱成功是他的名字。C型花押释为“谨性”,二字,是郑

成功的长子郑经签字。铸造的年限应该是在康熙元年。郭沫若认为,A字型的花押,是“国姓大木"的合写。因为郑成功,受到了南明皇帝的欣赏

,赐姓朱。大木,是郑成功的号。据此郭沫若肯定,这两种银币,是郑成功在永历316年,公元1649年一1652年,在漳州时期铸造的。认为郑成

功铸造的银元,把中国银元的铸造发行使用的历史向前提升了200多年。

也有历史老师持成功二字的变体字的看法。

浙江大学出版社,2001年出版的《中国银元珍品图录》第三版,编著,张永华,第14页,15页,16页,关于漳州军饷的论述,采用的是郭沫若的

说法。即郑成功铸造。

而在史料中,郑成功他从未使用过朱成功。考古学上叫孤证不成例,孤证不立说。更何况郭沫若是在红时代说过的话,做了一些判断。在学术上

是非常不严谨的。符合形势需要的东西,并不一定符合历史的原貌。花押上的字,至今未有一个准确的判断。

最早记录漳州军饷并分析它的铸造年份的是1939年,蒋仲川,王宋谦合著的,《中国金银镍币图说》。

早在咸丰五年1855年,卫三畏的中国通商手册中作过如下记载,“靠近厦门的漳州,在1844年也曾试著过银元,最初发行的重量是七钱四分,但

很快就减轻5%,而且完全从流通中消失了”。耿爱德(1880-1962),即Eduard Kann(亦称E. Kann),又译名为阚恩,生于奥地利,多年侨居于中

国,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著名外籍中国货币金融问题专家。他对中国当时混乱而复杂的币制有着通透的了解,支持国民政府进行币制改革。曾

受聘任职于中央造币厂顾问委员会。在他所著的《中国货币论》则说漳州试铸的银元即漳州军饷。

漳州府,每年约库存银7万两。在道光咸丰年间,又是清兵驻扎重兵的地方。

漳州是水路,陆路,海路的交通枢纽。也是最早接触海外贸易的

港口。康熙十九年1660年2月。清朝的军队攻占厦门,统一了福建全省。康熙在1661年,谕令在漳州设立钱监铸钱局。

中国货币学大师彭信威,在1963年曾经给郭沫若写信反对他的看法。

在上海的复旦大学历史系二年级的一个学生。他读到了历史研究上发表的郭沫若的文章,他不同意郭的观点,于是利用暑假,写了一篇和郭沫若

讨论的文章。由于他年少气盛,挑战中国顶尖级的史学家,文学家,考古学家《历史研究》的主编郭沫若。所以文章到了郭沫若的手里,他以为

是彭信威指使复旦的学生写的这篇文章,很生气,于是他马上找到了在北京的钱币专家施嘉干先生,要他写文章反驳,并要和我的文章一起来发

表。但是施先生的本意,并不赞同郭沫若的观点,施嘉干的文章写好以后,郭沫若并不满意,所以只好作罢,结果两篇文章都不在发表。施先生

不久到上海出差,见到了戴葆庭,闲聊时谈到了这个问题,戴葆庭才说,写这篇文章的是我儿子,他就是戴志强。施先生方知,只是学术讨论,没有什么阴谋。

漳州府,每年约库存银7万两。在道光咸丰年间,又是清兵驻扎重兵的地方。

漳州是水路,路路,海路的交通枢纽。也是最早接触海外贸易

的港口。康熙十九年1660年2月。清朝的军队攻占厦门,统一了福建全省。康熙在1661年,谕令在漳州设立钱监铸钱局。

有人认为此币是道光年间曾国荃任福建巡抚时所铸。曾国荃乃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之九弟,镇压太平天国起义,攻破天京(太平天国京城),立

有赫赫军攻而擢升福建巡抚和两江总督之职,大概在这个时期铸造漳州军饷。

中国钱币协会秘书长,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戴志强,和美国中国钱币专家曾泽禄论漳州军饷,他们的观点较为一致,郑成功是在金门厦门

一带活动,未长期统治漳州,当时历史条件下铸造这种货币的可能性不符合。根据英国人威廉牟士1855年在香港出版的《中国通商手册》一书的

记载,谈到了铸造漳州军饷。该币是清道光二十四年(1844)在漳州铸造的.中间花芽十尾,满文字变体字,发行年代是道光24年,1844年,和咸丰

年间1863年之间铸造。ABC,三个版,分别是不同年份铸造。

吾师,马定祥老师的观点,认为是清朝道光咸丰年间铸造的。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郭沫若你错判漳州军饷银币了

旁证之一,银币上的戳记,永字,他在一枚咸丰元宝当百宝福局上,也有一永字。两个属于同一戳具,可以判断为两枚都是出自于同一个钱庄。

我的观点是,老师也可能会出错,郭沫若可能是牵强附会了,学术就是学术问题。 他的风格和寿字银饼大相径庭,属于同一时代,铸造的年份应

该相差不远。寿字银饼道光17年18年铸造的。他们都不应该算作现代的银元。是银元的雏形,它的模仿品。有些文章认为它是机器机制币。根据

对它的尺寸重量等判断,我认为它是打制币。粗制模型,机器冲压打制。打制币分为,如西藏的是水动力机器打制币,电动力机器打制币,手工

模具打制币。我认为这样的生产工艺,在郑成功那个年代,还不具备这样的生产条件。他那个时代还主要是以浇铸为主。以上仅代表我个人的意见。

希望有搞笔迹研究的人,大家一起来解开这个谜。我的意见,运用现代的科技,现代的技术手段。对它的配方铸造的年代进行测定。对花押,进行笔划分析。不要轻易的下结论。更不能穿凿附会。

责任编辑:袁银龙

最火资讯

Copyright © 2015-2015 中国媒体新闻网 版权所有 邮箱:zh@cmnnw.com 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707-713号银高国际大厦9楼A30室 电话 00852-30697097
登记证编号:65197070-000-09-15-5 传真:021-39526292 备案号:沪ICP备15041096号-1 法律支持:上海市中浩律师事务所
净生活环保 www.jinghb.com 西安除甲醛 Power by DedeCms 沪ICP备15041096号-1